Industry Watch

北国咨观点

供需协同 生态护航 全面助力我国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走深走实

发布日期:2023-05-25

来源:威廉希尔体育

当前,我国经济已全面转向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数字经济的高质量发展是推动国民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必由之路,企业的高质量数字化转型是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抓手。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数字经济发展和数字化转型。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二十大报告中明确指出“支持中小微企业发展”“支持专精特新企业发展”“促进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十四五”规划《威廉希尔体育》中明确提出加快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威廉希尔体育》对产业和企业数字化转型做出明确部署。2023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加快传统产业和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着力提升高端化、智能化、绿色化水平”,为中小企业发展指明方向。本文将立足新时期的发展要求,深入剖析我国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面临的困境,并研提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走深走实的对策建议。

一、新时期中小企业高质量推进数字化转型的重要意义

(一)中小企业高质量发展是我国构建现代产业体系的关键一环

党的二十大报告中明确提出建设现代化产业体系,2023年政府工作报告中也将建设现代产业体系作为重点工作之一。现代化产业体系具有高度系统协同性、全局统筹性、动态调整性、长久持续性等特征,更加注重产业各环节、各环节企业的协同联动、动态耦合。现代产业体系的构建,是产业链上下游各环节企业竞争力的协同提升,既离不开龙头或领军企业的牵引带动,同样离不开作为国民经济“毛细血管”的广大中小企业尤其是产业关键环节、关键领域的“专精特新”或“隐形冠军”企业。中小企业作为现代产业体系全链条的重要主体,对于产业整体竞争力的提升、产业链韧性的提升、供应链的稳定等具有极其重要和关键的作用。第四次经济普查数据显示,中小企业占全部市场主体99%以上,是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主力军,是推动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基础,是构建现代产业体系的重要着力点和关键环节。

(二)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是我国全面实现数字化提升的主战场

各国纷纷将数字化转型作为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新高地,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是主战场。美国的MEP计划、德国的工业4.0计划、欧盟的2030数字罗盘计划等,均针对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提出一系列政策举措和远景目标。数字中国建设的大背景下,我国高度重视中小企业的数字化转型。中小企业协会数据显示,我国企业数字化转型比例约25%,该比例在欧洲为46%,美国为54%,我国与国外相比差距明显。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威廉希尔体育》数据显示,中小企业囿于理念、资本、技术、人才等因素,数字化整体发展水平不高,80%处于转型初步探索阶段,是我国数字化转型的重点和难点,面临更加突出的转型困境。《威廉希尔体育》中明确提出实施中小企业数字化赋能专项行动,中小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成为我国全面实现数字化转型提升的重要阵地。

(三)数字化转型提升是全面助力中小企业高质量发展的必由之路

量大面广的中小企业在当前错综复杂的国际国内形势下,面临竞争压力加大、综合要素成本上升、创新发展需求提升、产业协同需求提升等新时代的新要求,加快推进数字化转型已成为中小企业适应时代发展要求的必修课。中小企业在各自的细分领域具有轻体量、高灵活性、决策流程短等优势,通过数字技术与企业研发、生产、管理、运营、销售、服务等全流程环节的深度融合,发挥数据作为生产要素的作用,实现降本增效提质,提升生产效率和管理效率,实现“研产供销服”协同联动,激发新模式、新增长点和内生动力,提升企业的抗风险能力。此外,通过数字化转型提升,主动融入产业链供应链,与产业链上下游实现协同联动,进而实现高质量发展。

二、当前我国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存在的问题

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是我国实现全面数字化转型提升、助力高质量发展的主战场。但当前我国中小企业多处于转型的初级阶段,企业处于观望状态,主要面临的困境如下。

(一)投资回报不确定、转型认知不充分,企业“不愿转”

数字化转型是一项周期长、投资大的复杂系统工程,更强调内功提升而非直接收益,需要在战略层面对转型有深入充分的认知,并坚持长期持续投入。但当前中小企业由于对数字化转型缺乏深度理解,转型路径不清晰,技术挑战强、资金投入量大、短期效益不明显、转换成本高、业务再造难、缺乏成功经验案例等原因,多数处于“不愿转”状态。调研数据显示,从数字化实施到数字化转型实现需要7-9年,但超7成中小企业希望3-6个月显著实现销售增长、降本增效的目标,转型意愿不强。此外,中小企业普遍利润率不高(信通院数据显示,制造业中小企业税后利润率不高于5%),可用的流动资金少,具有较高的成本敏感性,对于投资回报不明确的数字化转型投入具有天然的排斥性。

(二)抗风险能力较弱、数据安全存隐患,企业“不敢转”

与大型企业相比,中小企业数字化能力参差不齐,抗风险能力较弱,转型试错容忍度低,融资较为困难,过高的资金压力和失败风险使得中小企业“不敢转”。麦肯锡数据显示,我国企业数字化转型失败率高达80%。此外信任问题也是企业“不敢转”的原因之一。我国尚未建立起针对产业数字治理的法律法规体系,产业链数据通用、收益分享、所有权保障等关键机制尚不成熟,企业数据隐私、商业机密保护存在安全隐患,导致企业对数字化转型缺少信任。上海社科院研究表明,数据保护不力、商业机密泄露、丧失定价话语权是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的主要隐忧之一。

(三)老三样问题突出,市场供给不充足,企业“不会转”

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面临的人才短缺、资金短缺、技术短缺“老三样”问题依旧突出,叠加当前市场化的转型服务供应商热衷于做面向行业大型企业的数字化升级改造通用方案,针对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的轻量化、低成本、高适用的“工具箱”匮乏,面临破解数字化转型服务“最后一公里”的难题,企业“不会转”。调研数据显示,超过70%的企业需要依靠第三方服务商实现数字化转型,但70%以上的服务商瞄准大单子大项目大客户,在中小企业付费意愿低的背景下没有充足的动力按中小企业特点改进适配解决方案;超75%的企业数字化人才占比低于20%。部分企业反馈由于人才缺乏,导致技术难以指导生产,转型方向与企业发展背道而驰。

三、解决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问题的思路及对策

当前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处于“蓄力期”,客观上必然存在上述“不愿转、不敢转、不会转”的问题及困境,参照德国、美国、日本等国家推动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的经验,着力聚焦“激发内生需求、优化市场供给、培育高效生态”三个层面,通过供需协同,生态护航,全面助力我国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走深走实。

(一)需求侧:激发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内生动力

高效发挥“有为政府+有效市场”的双重驱动效应,激发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内生需求和主动性。一方面政府以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专项行动等为抓手,聚焦重点行业重点领域,牵引中小企业关注自身转型升级的内在需求。建立有针对性的激励机制,激发中小企业主动加大数字化转型投入。另一方面,“市场”无形的手是激发中小企业开展数字化转型的最大动力,以订单牵引企业转型是助力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有效路径。加快龙头企业的带动引领作用,围绕供应链实现链条式牵引,倒逼中小企业加速数字化转型。如宁波市某汽车行业龙头企业,通过建设产业链协同平台,服务中小企业供应商1000多家,提升库存周转率5%-25%,降低质量管控成本10%-15%。

(二)供给侧:提供轻量化更贴合企业需求的解决方案

全面推进供给侧改革,鼓励和引导转型方案提供商洞察行业个性,理解企业个性,找准中小企业痛点,提供更具针对性、轻量化、低成本、高性价比产品工具、解决方案,彻底解决数字化转型“最后一公里”的问题。一是鼓励数字科技公司、平台企业等各类头部企业发挥技术和人才优势,提供“平台+低代码”等方式为中小企业提供数字化转型“小而美”的普惠赋能方法。二是鼓励龙头企业发挥链主作用,建设面向全产业链的数据贯通平台,开放数字资源,结合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升级需求,提供应用门槛低、实际成效好的工具和产品,为中小企业量身定制数字化转型服务方案,降低中小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成本和壁垒。三是针对不同行业中小企业的需求场景,面向重点行业或关键环节,开发更易用可用的数字化转型工具,培育一批更贴合中小企业实际需求的数字化解决方案供应商。

(三)生态侧:构筑系统良性的中小企业转型生态体系

数字化转型是一项长期系统而复杂的工程,需要政府、企业、高校院所、金融机构、社会组织、创新平台等多方力量共同构筑良好的转型生态,全面提供人才、资金、技术、服务、政策等多种要素保障。一是充分发挥政府资金的杠杆撬动作用,加大对企业数字化转型升级的资金支持,降低转型资金成本。拓宽数字化转型融资渠道,鼓励产业互联网平台等开展供应链金融探索和金融机构数字化转型专项金融产品创新,为数字化转型提供低成本资金支持。二是参照美德日等发达国家经验,多方共建数字化转型促进中心,助力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生态汇聚。三是在不同行业中遴选一批具有代表性的数字化转型优秀企业,进行经验总结和复制推广,充分发挥示范企业在数字化转型实践中的示范作用。四是加快数字化人才引进与培育,加大对中小企业员工开展数字化素质培训和应用人才培养;加强网络和数据安全保障,提供良好的转型基础保障。

  作者:王敏 、赵佳菲

 

 

END

 


 

更多资讯

400-6610-910